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玄门宗师是网红_ 108.第 108 章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偷葡萄的小狐狸小说玄门宗师是网红 108.第 108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♂尚★小△说§网 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盗文猖獗, 购买比例不足70%的仙女们要2天后才能看到,请见谅  “欸?你还不知道么,就是网友们给你取的昵称啊!”

    沈若汐直觉有点不妙:“对不起,你们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完, 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运起忽略术,乔装了一番后,这才找了一家网吧, 打开电脑在电脑上打下了“急疯少女”“季风少女”几个谐音后,终于得到了正确的搜索结果。

    “疾风少女”。

    看完了微博上的部分视频, 沈若汐这才意识到,她这些天抓小偷的场景,不断被人拍到了网上, 而且目前在微博上热度还很高。

    照理说,身为一个前网红,有这么高的热度应该很高兴才对。可她抓小偷得罪的人不少,承认这个身份怕是要被乱刀砍死吧。

    再看到官方辟谣的那条微博,她更是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不会真的被查水表吧?

    不过,按常理推断,以官方的速度, 要查水表早该来了。

    那么,是不是也就证明,她的马甲还捂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沈若汐细想了下, 为了避免被小偷团伙报复, 她除了第一次出手的时候, 都很注意掩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出门回家和抓小偷时的穿着打扮都是完全不同的风格,脸还捂得严严实实,而且每次离场都用了忽略术,就算是监控也是拍不到她离场的画面的。

    偶尔几次打电话,用的是网络上找的假|身|份证信息,电话卡是路边摊买的不记名的,手机是20块二手国产老人机,用完就扔。

    原主还没进行二代身|份|证更换,没录入过指纹。而且她后来每次都戴了手套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她想不出来还有哪些地方可能存在疏漏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第一次在秦省和陈副队交手的时候,她就暴露身份了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了还没人找上门来?

    莫非这个平行时空的政府,对于会功夫的高手们确实很宽容,只是对民间舆论不好明说?

    可既然要控制舆论,热搜为什么没被删?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,也发生在渣浪高层许多人心里。

    “boss,那个疾风少女的热搜,就这么放着不管,真的好么?”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毕竟蓉城市公安局官方都发了话,他们还不和谐这条热搜,岂不是在跟官方对着干。

    对于生意人来说,这可是大忌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上面有人专门打了招呼,留着。”渣浪ceo李新民并不吝啬于解答下属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和官方以往的态度可不一样啊,难道风向要变了?”

    “变不变谁说得清。上头有人对她感兴趣,找不到人,想用热搜引她自己现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位疾风少女,这么频繁地暴露于公众视野,看样子又年纪小,应该确实是想红的。不妨就满足一下她的愿望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听一个朋友说的内|幕消息,可靠程度还是很高的。他在这个位置,知道的东西远比常人多,大概也清楚,这位疾风少女身上,恐怕有什么东西被上面深藏不露的大佬们看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女娃娃还真是有些本事,竟然让官方找她这么久都没找到。就连她最初出现的秦省打拐办,也被全部删了资料。

    与她接触过的人,说起她的个人信息,也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解答沈若汐的疑惑,她能做的,只有尽可能地提高实力。

    自从得知了疾风少女的消息后,她就天天心惊胆战,再也不敢出门去赚取功德值。每天没日没夜地修炼,终于,在把修为稳定在了练气三层。直到觉得对功法的领悟有些模糊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还是没有被人找上门,沈若汐深感庆幸。

    同时反省,自己前阵子被功德值冲昏了头脑,确实太高调了。虽然每次抓小偷都换了地方,但这个世界的信息传播速度实在太快了,以后得更加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多月,她本以为风头已经避够了,却没想到,疾风少女的热度并没有随着她的闭门不出而彻底退下去。

    她半个多月没出现,蓉城人士也没人再拍到她的最新力作。粉丝们开始担心,她是不是被那些恶势力打击报复了,或者真的如那些黑子们所说,被官方查水表了。

    一位自称是疾风少女脑残粉的土豪,发了微博,寻找疾风少女,每天转发抽奖10个人,每人999现金,提供有效线索者,重奖10万现金。

    那些保持着最后的倔强,说疾风少女是炒作的已经进化成了黑子的网友们,又燃起了新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是炒作嘛!看吧,现在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!”

    这些人每天都在打赌,什么时候疾风少女会“出道”。

    然而,这位疾风少女,最终还是让他们失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,沈若汐,她要开学了!

    浪了一个暑假,她这才想起,竟然还有暑假作业这回事!

    原主忙着打暑假工赚学费,连五分之一都还没写完。后来被拐卖,回来的就是她了,她忙着赚功德值和修炼,作业什么的,早就被抛到了天边。

    更悲惨的是,原主因为家庭缘故,又常常要操心学费去做兼职,成绩不太好,而她自己,高中毕业六七年了,早就把知识还给了老师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作业对她来说真的如同天书一样。

    既然修炼暂时也没什么进展,又不能出去做任务,那么,就只能做作业了。

    生死时速了四五天,沈若汐终于在开学前一天晚上,把六科的作业半赶半抄地做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沈若汐在镜子前收拾好了自己,背着书包准备骑车去学校报到。

    却突然感到莫名的排斥和压抑。

    又来了,原主的感情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沈若汐对此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从原主的记忆中,她知道,原主在学校的经历恐怕不那么愉快。得罪了学校的一大校霸后,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甚至这次假期被拐卖,也是因为那些人见她在发传单,故意把她弄到偏僻的巷子里戏耍,她因为反抗而被痛揍,然后才被人贩子捡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为了一个好的前途,她必须咬牙忍耐这样的求学生涯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人能欺负你了。也没人敢欺负我。”沈若汐温柔地轻声对镜子里的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肯说,事实上陈素玲也没告诉过他现在的具体地址,沈建军便勃然大怒,和他那城管队的几个跟班一起将他打了一顿。扬言晚上还要来找他。

    他在街上昏迷了大半夜,天亮才回到家里,一回来给手机充上电,就急忙给陈素玲报信了。

    在原主记忆中,这位舅舅虽然人老实,不太能撑得住场面,对自家姐姐和外甥女却历来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即使钱被老婆李琴管着,他还时不时会拿私房钱给沈若汐买衣服买文具,甚至还悄悄给她交过一次学费。

    上次陈素玲要离婚,他顶着压力鼎力支持。这次因为陈素玲母女被沈建军打,他也没有丝毫埋怨。

    “姐,你和汐汐一定要小心些,千万别让他找到你们!”

    他以为沈建军找到陈素玲母女,又要和以往一样抓回去毒打。

    沈若汐听到陈林在电话里关切的嘱咐,心中不由十分愧疚,原主这舅舅,完全是被她牵连,遭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她这一个多月实在太忙,沈建军被她打了一次后又一直很老实,她就渐渐将这事抛在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跟舅舅说,我下午就回去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学校不能说走就走,在一中捎假和电话请假都算旷课,她必须亲自到学校去请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老旧的居民房中,有些中年浮肿的李琴看着满脸青紫的陈林,皱着眉头嫌弃地给他抹着消肿的膏药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她说汐汐下午会回来处理这件事。”陈林被她有些重的动作弄得一阵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汐汐?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管什么用!我看她们就是不想回来,随便拿话搪塞你!她们在外头倒是逍遥快活了,哪里管你有没有被沈建军打死!”

    “这一天天的叫什么事!他们沈家人闹矛盾,让我们跟着遭殃!”

    李琴恼火地将手中的药瓶子扔在桌子上,坐在一边生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放心。他沈建军再怎么混,也是吃皇粮的,要注意影响,真要把我打出个好歹来了,他能跑得掉?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新闻上总统都发话了嘛,老虎苍蝇都要打,他这种就是苍蝇,现在还敢不夹紧尾巴做人?”

    陈林说起新闻联播,因为终于有了机会在老婆面前显示自己那点贫乏的见识,脸上多了几分神采。

    “我呸!总统!总统管得到你个小屁民有没有被人打死打残!”

    李琴可不信他在新闻上听来的套话,啐了陈林一口,就哐地一声关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到走廊上,她直接拨通了沈建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姐夫是吗,我是陈林的爱人李琴,陈林不懂事,我跟您道个歉,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们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陈林要维护他姐姐,她和孩子还要过日子呢,沈建军哪里是他们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她没跟我们说现在住哪里,但我可以肯定,汐汐还是在原来的学校上学的!”

    “您说汐汐的学校啊……一中,高三八班,对对,就是白塔区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论起来,沈建军对沈若汐的关注甚至还不如李琴这个舅妈多。他依稀记得沈若汐是考过市里好几所高中的,但到底被哪所录取了,却没什么印象了。

    沈建军这边,挂了电话,给队里交待了一句,也不管是在上班时间,就立刻开车赶往市区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主动积极地去找沈若汐,并非忘了沈若汐那顿打,而是钱财前途的诱惑太大了。

    事情起因于两天前,他情妇王芸丽的儿子蒋涛在他面前玩微博,跟他分享蓉城最近的热门新闻。

    “沈叔,你看了最近的微博热搜没?咱们蓉城那个疾风少女!前阵子不是有土豪悬赏找她么,提供有效线索就会得到10万奖金,还真有人得到了诶!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还在怀疑是不是联合炒作,今天在学校里才知道,那个得奖金的就是我们班刘胖子的堂哥!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亲生的,到底是个带把的,又是看着长大的,沈建军对蒋涛比对沈若汐亲切多了。

    微博这种年轻人玩的东西,他一直不太会用,也不感兴趣。但蒋涛跟他聊天,他还是会配合地聊几句。

    蒋涛兴致勃勃地跟他讲述了,他同学的堂哥是怎么意外在监控里发现疾风少女,然后微博上联系了那个悬赏的土豪,只是说了银行网点地址和发现疾风少女的过程,10万块就到手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好事,你把那视频给我也看看,说不定我什么时候也发现线索了!”

    他很肯定,单凭那银行保安的线索是找不到人的,而且那土豪的悬赏现在也还没撤销。

    沈建军觉得自己作为城管队队长,见的人多,还真有一定几率赚到这笔外快。

    看到银行保安发的视频,沈建军觉得那视频中的女孩,踢人的动作真是特别眼熟。稍微一回忆,就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不就是和他家那个赔钱货,当初打他时的动作一模一样么!

    他把蒋涛的手机拿着看了一遍又一遍,然后问: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的视频吗?”

    蒋涛很乐意跟他分享,立刻就把疾风少女的所有视频都给他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下沈建军完全确定,疾风少女,真的是他家那个赔钱货。

    沈建军虽然以前都不怎么关注那个畏畏缩缩,一看将来就不会有大出息的女儿,但对她打他那件事,却是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包括她那天的衣着神态,以及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疾风少女最初走红网络的视频里,虽然脸打了马赛克,但不管是身形还是肤色,以及身上穿的衣服,都和那天回家时的沈若汐是完全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试着到单位闲谈似的问了下和他同级别的同事,竟然还意外得到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不仅微博上有悬赏,就连公安部门也接到了命令寻找疾风少女,据说上面有大人物对她感兴趣。他们几个人私下研究了一番,按这架势,找到疾风少女,直接升一级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谁不想撞这个大运呢!可那疾风少女太神秘了,根本找不到啊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几个人,包括沈建军在内,上面都没什么背景,这辈子的升迁基本已经到了天花板了。直接升一级,是多么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沈建军听完,心下狂喜,就合该他来撞这个大运啊!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!

    除了仕途升迁,还有金钱犒劳。

    那个悬赏的人,显然是很舍得出钱的,一条无关紧要的线索都能那么痛快地给10万,那他直接找到人呢?50万少不了吧?

    沈若汐那死丫头当时打了他一顿,还从他那里拿走了五万块钱,他要加倍从她身上赚回来!

    至于她做了那么多“行侠仗义”的事情,身份暴露了会不会有危险,或者上面的大人物到底对她有什么企图,他管她去死!

    于是,剩下的唯一问题,就是找到沈若汐,做最后的确认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